山银花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东华山专辑18一座山加深了颜色 [复制链接]

1#
皮肤白癜风专家 http://m.39.net/pf/a_6185588.html

本期作者:巫仕钰魏国祥李新旺柒零年代邱林根杨创伍昌荣江峰桦子

本期主持:桦子

春来,春又去(外一首)/巫仕钰当柳树长出了新芽,春风就不寂寞了它与柳枝共享婆娑两字倒映在水中,一群野鸭子从它们的身上轻轻划过当鼠曲草举起小黄花,田野就不寂寞了这时,踏青跃入了眼眸包含了蓝天、白云,与赶牛下地的农人还有,你手中多了一筐嫩嫩的野菜当雷声从屋顶滚过,河水就不寂寞了瘦下去的河道,再次写满丰盈水草复活,鱼虾回游,你的裤腿卷了又卷要找到打水漂的瓦片,只有等待冬天当写下这首诗,春天已过一半金黄的油菜花已变脸,结满了荚子你突然发现,春天也会老去.3.16抹不去你说,喜欢淡淡的烟草味但那人,抽着抽着……却走了烟圈,一个又一个相连着嵌入你心里,想抹去但怎么也抹不去.3.2吵(外二首)/魏国祥吵:口、少合一(意)——唇枪舌剑,还不过瘾,都恨自己少了张嘴,嘴里少了高端武器……妻儿因高考,补习寄居之地周末傍晚,散步回来还很远就听到,招租婆媳正开启一场口角大战——家婆已经昏厥,家官木然一旁现在已换上媳妇的姑妈另劈战场泪水、汗水、口水、甚至血水甚至甩开膀子、甩下外衣、人多嘴杂、烽火贲张……是的,房子好多家好少嘴好多智慧好少钱好多财富好少漂亮的衣服好多,而美好少人好多呀,而彻底的慈悲好少……(.3.17初稿于长汀一中旁招租房,.3.3于清流城关中学文学社)别:刀、另合一(意)——没有别人,我己、他己,都是自己;我家、你家,天下一家。也没有另外,大悲一体,其大无外……遥遥相望的陆岛实往深深处相抱鲶鱼被拦腰斩下的两段在拚命扭动、靠近、寻找战火中的母亲抱着孩子血淋淋的尸体无畏于枪口、飞机和大炮……路——各足各道各归宿,茫茫六趣无定处。鸡归圈鸟归巢船到码头车到站夕阳到山冈今宵酒醒何处?寒鸦噪晚、暮色中老牛硕大如泪的巨眸卒不忍读落日长圆水长东异乡人你抬望眼却见树枝上有蚂蚁正匆匆赶路——初春,走在一座山上/李新旺他喜欢初春,走在一座山上那青涩中绵湿的爱,一点点渗入泥土他穿过树荫,避开枝节目光停留于一簇花蕾。午后的风暧昧地吹来,留下一道影子即使有些恍惚,也都孕着花香他劈柴,割草,追风,深一脚浅一脚从少年的纹路里消失。回到春天一座山加深了颜色,他大声喊它的乳名细密的鱼尾纹破土而出,众雀喧哗黄昏,龙津河畔散步有想/柒零年代人在人世游泳鱼、虾、小小螺蛳……在水里赶路人与水下生物,因为呼吸联系着向来世事倾轧,水中大鱼吃小鱼因为争斗,联系着一生圆满,鱼将一直躲在水中如果幸福恒久我们的笑脸,就不会熄灭我在人世;鱼在水下——挣扎着

(摄影:巫芳华)

味道(外一首)/邱林根更加暖和了!初春的山野鸟儿不断啼叫,林间竹笋悄悄冒出了尖。树木也抽出了新叶两只蝴蝶肩并着肩。连绵的雨丝缠住了脚步。果实渐渐透明几缕阳光溜了进来这是一种味道在你我之间伸着懒腰母亲的“五味瓶”母亲的“五味瓶”在厨房。煮青菜、芋子、萝卜的淡香,炖鸡鸭、鱼肉、猪脚的浓香,地瓜稀饭、八宝粥的甜香……烧黄豆秆、花生藤、茶籽壳、竹片、杂柴等,都有自己独特的滋味,家常的草木香。而母亲身上的味道,却溢满岁月的长河,散发着经久不衰的乳香。在清贫的日子里,陪伴着我,感染着我。那衣服上清新的肥皂味,沧桑的脸,蓬松的头发,印有单位广告的围裙,在厨房里旋转。母亲的“五味瓶”,飘出淡蓝的炊烟。焖饭时,白色的水蒸汽四处弥漫,母亲被拥在雾气里,影子朦胧、神秘,在我眼前晃荡。那么亲,那么近。如今,母亲和她的“五味瓶”,只能在我梦的家园里咀嚼,彷徨……鱼香/杨创饭点到了隔着一幢楼我闻到饭菜的清香急促而轻快仿佛步履也突增食欲一个饱嗝一股鱼香老聂告知肉里加了生姜给予属于自己的每个日子加点佐料冬至(外一首)/伍昌荣也许会想起一些词如:狗,哪里,生活……冬至,一个字:冷风,往身体里钻想到血腥,屠杀,主宰和定义有多少狗,有家回不去了想哭,一哭就哭到脸上今日上街买菜,在狗肉铺前默默站上一会儿转身进了超市,买一些蔬菜回家豆子,一大把阳光满是黄昏,呼喊静默,却如墙上的挂钟走动每一粒豆子,都可见生活饱满或扁平搁在身旁的盆里如同日子,粒粒可数的家珍行船颤抖的手,递送一把把湿了又干的阳光味道/江峰有一种赞叹客家人之味道此人幸福潇洒在诙谐中飘来飘去有一种思绪春天的味道所有植物动物在期待中纷至沓来有一种约定过年的味道远方游子归来在炊烟中撞击灵魂有一种怀念母亲的味道油盐柴米变化在四季中升腾秋冬春夏客家苦味/桦子客家人的词汇里,“味道”有着两重含义。一是指食物的味道,食物中纯粹的酸、甜、苦、辣、咸、淡,皆为其味。另一重含义,是指人生的味道、日子的滋味,有苦有甜,有喜有悲。而尝尽人生百味,“苦”却是一门独特的哲学,善食苦方知鲜从苦来,能吃苦方得人生所成。但不管是食物之味,还是人生之味,客家人都善于在清苦中演绎百味,在艰苦中创造百味,让简单的人生折射出多味的色彩。人生何味,先苦而后甜。客家人关于味道的最早启蒙,应该始于一个新生命呱呱坠地之时。长辈们象征性地喂些黄连水,让新生儿先尝清苦之味。黄连,大苦,有清热燥湿之效。品尝黄连之苦后,再尝任何味道都是甜的,意为“先苦后甜”,寄寓着长辈对新生命一生美好的祝愿。在客家人每一个人生阶段中,苦都是一味难得的良药。闽西之地,山高寒湿,客家人饮食上喜辣及热量高的食物,易上火。于是客家人的灶头上必常备有一盆浓浓的草药汤,上火了喝,清热去火,而汤味却是极为清苦的。许多家户门前、屋檐下,都吊着一串串银灰色的藤茶饼子,圆圆的茶饼子上像染了一层青霜,故又被称为青霜古藤茶,是清热降火的良药。家人咽喉肿痛、咳嗽时,便摘下一个藤茶饼子泡茶,品味青苦中,又似有一丝甘甜在舌尖回旋。到了每年的端午前后,气温渐升,阳气渐旺,草木也迎来一年中药性最强的一天,那些刚从田间收割来的还散发着淡淡青草香的草药,那些早已晒干捆扎好的干草药,堆满了街市道路两旁。各家各户都会选择一些适合的草药回家备用,鱼腥草、山银花、老鼠咬、田螺菜、乞食碗......,草药固有的苦味与青草香交融,成为另一种室香,让人们学会在恣意中收敛,在迷惘时静思,在初夏来临前,让一切焦灼的内热慢慢沉淀与消散。季节在轮回,具有苦味的食物被一一摆上餐桌,呈现着独特的舌尖美味。苦斋,又被称为苦菜,一种在乡间随意生长的野菜。也许是一场雨后,一丛丛鲜嫩的绿叶,晃着锯齿形的叶边,在田埂上快乐的生长。苦斋极苦,却苦有余香。鲜苦斋宜现煮,干苦斋宜清炖,在沸水的翻涌中,苦味被层层稀释,而拾一箸苦斋叶,慢慢咀嚼,一缕土壤独有的苦涩与青香缓缓流出。一场细密的春雨后,苦笋在山间破土而出。那不起眼的小笋尖,深藏在竹林间,不疾不缓的成长。苦笋属于小径竹,至苦却极鲜,层层外衣包裹着一股执着稚嫩、苦中有味的倔强。将苦笋截段剖片,浸水,淡其苦味,再大火,与腊肉翻炒,经冬阳暴晒后的腊肉积淀的浓郁之香,与苦笋源自深山的鲜苦相融,一缕穿越时光的古早之味唤醒于舌尖。此外,苦味食物中的代表,还有苦瓜、芥菜。苦瓜喜热而性凉,产出上市期正逢夏秋暑热时,有人认为夏秋食苦瓜,具有驱暑去痱的功效。乐食苦者众,清炒、爆炒、做苦瓜盅,都各有其味。芥菜,又名苦根菜,其苦味集中在根茎。冬天经霜打过的芥菜,根茎变软,苦味淡却,别有一番清甜。芥菜除了清炒,还可晒成酸菜干,用来炖扣肉,味道极香。除夕夜,客家人还用高汤煮芥菜,名曰“长命菜”,菜甜汤鲜,饱含着健康美好的寄寓。时光一季季地流转,从春到冬,从一元初始到一岁之末,苦味食物始终在客家人餐桌上占据一席独特之味,在世事喧嚣中,在纷繁芜杂中,始终以一缕清涩之苦,让人们铭记一抹清新之味,留刻一份清明之心。食苦之后,万般皆甜......

(摄影:红菇)

版面主持

诗歌:巫仕钰

投稿邮箱:

qq.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